首页 > 视听阅读 > 出版精品 > 书摘
《追随》:一曲动人的迁徙长歌
2017-11-30   来源:      [ ]

易本耀


《追随》封面-800x800像素-修改立体度

《追随》 易本耀 怀旧船长 著 浙江文艺出版社 2017.11

  

我从事打工子弟教育工作已经23年了。在这8000余个日夜,我无数次问自己,究竟是何种力量支撑我一路前行?直到阅读了孩子们的作品集《追随》,听到孩子们真切心声的奏鸣,我的疑惑顿解:是孩子们孜孜以求的精神给了我鞭策和鼓励,是国家和社会各界的关爱让我葆有前行的勇气,是数万家庭的期待和嘱托寄予我无穷的力量。

  我本是一名退伍军人,退役后在河南省息县粮食系统工作。1994年9月,我的妻子李素梅在北京海淀区五棵松一处菜地边上,因陋就简地组建了打工子弟学校。她忙不过来,就写信让我前往帮忙。在当小学教师之前,她曾经从事过扫盲工作,深知脱除青壮年文盲的艰难。说什么也不能让农民工随迁子女成为新文盲,这是她让我感动的信念。我当即停薪留职到她身边当起了打工子弟学校教师。

  中国的改革开放解放了生产力,城乡发生了巨变,数以亿计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背井离乡到城市务工。北京作为首都,数以百万计的普通劳动者加入了建设城市的大军。由于城乡二元结构的户籍限制和教育资源的阶段性短缺,大多数农民工子女要么留守,要么随迁。随迁子女上学困难的问题接踵而至。特别是在20世纪90年代,流动儿童失学率很高。哪怕是在菜地、工地、棚帐能上学,也比失学要好得多。

  法国文豪雨果说:“多办一所学校,就少办一座监狱。”孩子们无论是何民族、出身,都有受教育的权利,都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全民素质的提升需要更多关注底层青少年的成长。如何减少打工子弟这一新生群体的失学率,并无先例可循,也不可能在政策层面一蹴而就。孩子的年龄不能等,只能扑下身子探索,寻求解决的办法。

  著名平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是我万分崇敬的人。即使在长达14年的艰苦抗战中,他仍坚持为难童们办学。于是,我将我们开办的农民工随迁子女学校定名为“行知学校”,一是学习行知先生先行先试的实践精神,二是希望孩子们“知行合一,奋发有为”。

  我像一只被赶上架的鸭子,摸索了23年。这23年,我与孩子们经历了风风雨雨,每一步都走得极其艰难。没有校舍、总被驱赶、随时停课、经费困难……我与李老师以及陆续加入的同事们经过南移北迁,东搬西挪,克服了种种困难,尽力接纳着打工子弟们。

  然而,23年来,真正能使打工子弟免于辍学、持续求学的力量来自政府和社会各界。社会各界的帮助,像一盏灯,照亮了打工子弟的求学道路;社会各界更像一把无形的巨伞,始终在为农民工随迁子女遮风挡雨。政府机构特别是教育部、北京市教委、北京市海淀区教委的领导和同志们一直给予多方支持和帮助,最终让“北京行知实验学校”办学合法化,还投入资金为孩子们修建了校舍、给予了津贴;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等媒体不遗余力奔走呼吁,促进了政策法规的出台和号召全社会共同关心打工子弟教育;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香港世界宣明会、联想集团、万科集团、总参三部八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主任赵树凯、《华声月报》杂志社原社长范东升、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原会长方明、美籍华人任玉书女士、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史柏年、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吴青、北京语言大学教授谢晓庆等单位和个人,都给予了行知学校巨大的帮助;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北京交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36所高校也委派志愿者到行知学校进行义务授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宋庆龄基金会、新东方集团、京海集团、宝马公司等纷纷捐资捐物支持办学。限于篇幅,不能将所有资助单位和个人的名单一一列出,但每一位帮助过行知学校和打工子弟的恩人,我和孩子们都永远铭刻于心!没有他们,行知学校无法坚持23年,也不能使几万名打工子弟免于失学。

  党和国家领导人非常关心农民工随迁子女在城市接受义务教育的问题。习近平早在2007年就视察过上海市青浦区一所农民工子女学校,2013年又给农民工子女回信:“看到你们健康快乐的学习生活和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我同你们的父母一样,感到十分欣慰。”亲切勉励孩子们:“少年有志,国家有望。希望你们勤奋学习、提高本领,热爱集体、团结互助,勇敢坚强、诚实守信,快乐生活、全面发展,努力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非常关心农民工子女教育,2003年亲笔题词“同在蓝天下,共同成长进步”,并于2004年5月29日邀请行知学校的116名学生代表到国务院机关礼堂共庆六一儿童节,还亲手给农民工子女们背上新书包,送上学习用具。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3月明确要求“落实农民工随迁子女在流入地接受义务教育政策,完善后续升学政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关怀,是全国2000多万农民工随迁子女的福音,打工子弟全面实现义务教育可期!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行知学校的孩子们,晶亮的童眸里盛满故事。他们因随父母迁徙奔走,过早经历了人生的风霜,但他们心底流淌着纯洁的甘泉。他们不气馁,不抱怨,我手写我心,我心有明月。他们追随着父母的爱,播撒着希望的种子,用独到的观察、朴素的文笔、饱满的真情,向我们呈现了一幅幅动人的画卷:离别父母的苦痛,重回怀抱的温暖;都市生活的困顿,田园牧歌的悠扬;求学路上的挫折,迁徙途中的迷茫;课堂上的朗朗书声,操场上的奔放欢腾,首都北京的温暖……他们的渴望,他们的梦想,他们的诉求,都源自亲身的体验、心灵的感悟。

  这一切,谱就了一曲动人的迁徙长歌,长歌中的每一节,都跳动着孩子们弥足珍贵的记忆音符。这曲长歌是一份礼物,给孩子们自己,也给我们。

  孩子们用童言童语向我们讲述了打工子弟群体的生存现状。或许,这些作品稍显稚嫩,但其间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天马行空的想象,细致入微的刻画,报效祖国的奇志,攻坚克难的决心。或许,这些文字会让我们反躬自省,映照我们或已失去的本真,鞭策尚在温室里成长的同龄人奋发图强。

  我有幸见证了这一百多篇作文的诞生。它们是从一百多万字的课堂习作中筛选出来的。它们记录的不仅是打工子弟的心路历程,更是一个奔腾时代里容易被忽视的声音。我作为本书主编之一,除了删节极少内容和校正错别字外,基本让孩子们的作品保持了原貌。现在,我惴惴不安地将它呈现给领导、专家、学者和广大家长、同学们,希望它成为一座沟通的桥梁、一条连接社会各界的纽带,渴盼更多的人关注打工子弟的成长。

  最后,我要感谢作家怀旧船长先生,不辞辛劳用长达半年的时间义务教授孩子们写作;感谢出版人金马洛老师,为本书的出版工作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感谢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写出了感人至深的优秀作品。我相信,本书对行知学校而言,不仅是珍贵的记忆,更是一种鼓舞;对广大打工子弟而言,不仅是写作上的参鉴,更具有激励作用。

  感谢您能阅读此书。囿于知识水平,所述不当之处在所难免,恳请各界人士批评指正。

  
2017年5月20日

  
来源: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视听阅读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30日

更多资讯请登录
旧站回顾:广电 出版